五步之霜

愿你为光。

[黄喻]给我一首歌的时间

 

 新年好!(系统延迟中

我已经无法抑制体内的洪荒之力了

剧情如脱缰野狗,脑洞无处安放

 >>>

[黄喻]给我一首歌的时间

 

 

1

黄少天最近有些奇怪。

他不管周围有人没人、有事没事,兴致来了就不由自主地唱首歌的习惯,喻文州在训练营时期就是知道的。他还知道自己的副队长在走上电子竞技这条路之前,凭借“出色的嗓音条件”(该评价by黄少天本人),蝉联了g市某小学几届歌唱比赛儿童组的冠军。

虽然蓝雨的各位都对这一光辉履历表示怀疑,因为他记错歌词、记串曲子、忘记调子的能力,实在和他的嗓音条件一样出色。

一次队里小号组团推BOSS的时候,大概是一路下来打得十分顺手,他心情一好又开始小声唱。

全队的人都已经习惯了周围有这样一个自带BGM的男人,所以当他唱起“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的时候,大家都还装作什么也没听到一样镇定地看着屏幕敲打键盘,但是他下一秒无缝衔接到“啷哩个啷哩个啷哩个啷,和暖的太阳在天空照,照到了我的破衣裳~”时,修炼还不到家的卢瀚文手一抖,重剑一抖差点整个人撞到小怪的怀里。

虽然最后队伍还是凭借强大的实力力挽狂澜推倒了关底BOSS,事后黄少天还是被不少纸团胶布和橡皮擦啪啪啪砸了满头。

诸如此类的奇葩事情层出不穷,作为和他从训练营一起走出来共同将蓝雨送上冠军宝座、从相看两厌到配合无间的小伙伴,喻文州本来以为自己对对方这种无伤大雅的小爱好已经习以为常,也许再过多一段时间还能够突破固有的审美观学会欣赏这种特殊的歌唱方式。

但是最近,他才发现,自己还是图样图拿衣服了。

 

2

 

事情发生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比赛的庆功宴结束之后。队长和副队长的房间正好紧挨着靠在公寓的东南角的尽头,所以一路上断断续续地和队友道别之后,最后就只剩下了黄少天和喻文州两个人。

喻文州拿着经理家的侄女送给黄少天的黄澄澄的柯基抱枕,感觉自己像是拿着一块烧得有些焦的烤面包——之所以由他拿着,是因为走在他身后半步的那个人心情激动,正手舞足蹈地引吭高歌,似乎下一秒就要爬上广州塔的楼顶投掷弹药。

明明只是喝了一个晚上的果汁,不知道怎么像是被一百零八个大汉围成一圈每人灌了一碗白酒一样。

忍不住脑补出某些糟糕的场景,喻文州连忙摇了摇手上的柯基,零零散散有几句不成调子的歌词打了个圈儿飘到他的耳朵里,他偏过头听了听,果然又是儿歌。

幼稚园级别的、大部分人小时候应该都会唱的……

“找呀找呀找朋友,找到一个好朋友,亲一口呀握握手,你是我的好朋友~”

咦,这个歌词,好像……

喻文州刚刚感觉到不太对劲,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没有拿着柯基的另一只手被黄少天捞了起来,“啪叽”亲了一口。

亲了一口。

“……”柔软而温热的触感在手背上停留了几秒,效果堪比一个正中红心的僵直弹。喻文州深吸一口气,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才发现这家伙亲完还不算,正傻笑着拉着他的手以一个十分欢脱的频率上下摇晃。

“少天,”再开口的时候,他的声音已经恢复了平静,“你需不需要我帮你醒醒果汁?”

黄少天抬起头盯着他看了几秒钟,才像是突然清醒过来一样打了个激灵,哈哈哈干笑了两声,小心翼翼地把他的手放回原来的地方,语速飞快地解释道:“对不起啊队长我一下子太激动了没控制住情绪认错了人,没给你造成什么难以挽回的伤害吧你没在生气吧?”

认错了人?

喻文州不动声色地捏了一下手里柯基的脖子,脸上却先露出一个笑来:“当然不会,只是你真的不需要……”

“队长,你真是我的好队长,我一生的朋友!”还没等他说完,黄少天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上来给了他一个熊抱,然后以超凡的手速掏出钥匙像一阵飓风一样越过他三步并作两步地冲进前面不远处自己的房间里关上了门。

“……你的柯基。”动作慢了半拍的喻文州只来得及站在原地看着对方狂奔的背影吐出四个字。意料之中地没有得到任何回答之后,他拎着柯基的尾巴把它转了个方向,低下头捏了捏它傻乎乎吐着舌头的、像是永远在微笑着的脸。

 

3

 

“夜归少年险遭队友非礼”事故发生之后的两天,喻文州一直没找着机会把那个柯基玩偶还给黄少天——大概是为了掩饰尴尬,对方这两天一见他就分外热情,语速比平时直线飙升两个百分点,根本不给他提出这个话题的机会。有时候为了强行转移话题,还会乱改歌词唱一些十分羞耻play的歌给他听。即使是面对再严峻的比赛形式也能如冰山一样冷静、在某些连名字也不能提的小论坛被偷偷称为喻总的蓝雨队长,面对他这种蛮不讲理、十分低级又出奇有效的扰乱魔法,居然也常常不得不败走。

比如有一次,喻文州刚刚踏进食堂,黄少天就十分殷勤地转了一个圈荡到门口,扶住他的肩膀请他坐下,一边帮他捶背一边唱:“我的好队长,下班回到家,劳动了一天多么辛苦呀~队长队长快坐下,队长队长快坐下,请喝一杯茶 ~”

……其实你不是个剑客,是个吟游诗人吧。

“……我去看看今天有没有白切鸡。”

脑海中瞬间浮现出接下来的歌词*的喻文州立刻机智地找了个借口离开了他身边,排队打菜的时候正好碰见了郑轩,装作不经意地问了一句:“一起坐吗?少天好像在那边。”

专业被坑一百年的好队友郑轩不疑有他,应了一声好之后端着盘子坐了过去。

……然后在嘈杂的饭堂里享受了一段小资情调十足地、自带BGM的午餐时光,并且自始至终没能等到邀请他一起吃饭的队长。

 

4

 

联盟中某个名为“只有直男知道的世界”的QQ群用洞若观火的高冷姿态犀利点评了这对(划掉)CP(划掉)搭档的相处模式。

“忍了这么多年,果然是真爱吧,毕竟再忍忍一辈子也就过去了。”

黄少天一天到晚坚持不懈地用不是变调就是错词的儿歌骚扰他,喻文州也没说什么,毕竟忍了这么多年,也差不多该习惯了。

而且在他看来,自己的副队长除了偶尔像鹦鹉偶尔像柯基之外,总体来说是个积极可靠热情友善的好青年、好队友和好伙伴。

但是这几天,对方唱的歌实在是越来越不忍直视了,让人有种立即拨打报警热线抢购监狱铺位的冲动。

 

这天喻文州端着杯子走到茶水间门口,正好听见某个人荒腔走板的歌声从里面飘出来。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啥时候和我睡觉觉?”

喻文州:“……”

他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污力滔滔,站在门口停顿了两秒正犹豫是不是要装作什么也没听到转身回去,却在这时听见里面的人咦了一声。

“小卢,你的表情怎么这么奇怪?”

他感觉大脑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嘭”的一声崩断了,连门也没敲就拧开把手迈了进去。

“黄少天,你……”

——你还记不记得这里还有个未成年?我认识你这么多年,没想到你内心竟然有一片草原!

其实你不是剑客,是个污师吧!

“啊?我?”

被突然传来的动静吓了一跳,黄少天下意识地抬起头,一脸懵懂地回看着他,就差拿笔在脸上写个蠢字了。

两个人这样莫名其妙地互相凝视了一会儿,久到黄少天的耳朵尖开始有些可疑的泛红,小声说。

“……那,没什么事的话,我和小卢先回去训练?”

说完也他也不等喻文州回答,拉着卢瀚文像两只泥鳅一样侧着身子从另半边门的空隙里滑了出去。

喻文州:“……”

他站在空荡荡的茶水间门口,伸手摸了摸自己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发热的脸,觉得一切都变得莫名其妙起来。

 

5

 

喻文州发现黄少天开始绕着他走了。

虽然还没有明显到转身就跑的地步,但他也曾亲眼目睹对方高高兴兴地哼着歌从转角晃悠出来,一见到他,立刻一个惊险的闪避一个精准的走位,左脚绊到右脚,把自己撞进了他的怀里。

“……”喻文州先是看了一场好戏,然后接到了一个大礼包,只好无奈地捞了一把僵直在自己身上缓缓下滑的某人。

——如果他的记忆没有出现问题的话,那天晚上被魔音贯耳了一路又莫名其妙地被亲了一口的人是自己才对吧?为什么反而是黄少天现在一副被狗日了的表情?

他自认没做过什么对不起对方的事情,也觉得长期维持这样诡异的状态不利于队内气氛和谐,也不利于自己的心情愉悦,正好这样一个机会撞到自己手上,干脆一次性把话给说清楚:“少天,你……”

“嗨队长你好好久不见!吃了吗吃了啥今天饭堂有白斩鸡吗?”

喻文州没被带跑,坚持不懈地试图继续话题:“你听我说,少天……”

“哈哈哈队长你不用说了就让往事随风都随风都随风心随你动~昨天花谢花开不是梦不是梦不是梦……唔!”

下一秒,他的嘴就被一只温暖干燥的手掌轻轻捂住了,有微热的风带着叹息轻轻擦过耳畔。

“你听我讲话……好不好呀?”

 

喻文州很无奈,他也不想用捂住对方的嘴这种简单粗暴的方法的,但是黄少天最近抽风得厉害,怎么说都不听,他只能出此下策。

“你是不是还在因为前两天的事情……咦,你怎么这么烫,是不是发烧了?”

黄少天还像个错位的螺丝一样一动不动地卡在他怀里,耳朵不知道为什么越来红,身体也开始发烫,好像下一秒就要变成巴拉拉小狗仙。

喻文州有些担心地放开捂着他嘴的手,探了探他的额头:“要不要我带你去找队医……”

“对对对队长您说得对我是有些不舒服!我这就去找队医不麻烦您了,诶我这头怎么这么晕呢看来事情已经发展到十分紧急的地步了!我这就赶过去!”

话音刚落,黄少天像是突然找回了丢失在某个角落的灵魂一样从他怀里一跃而起,向着走廊的尽头狂奔而去。

“——有机会再聊哈!”

 

 

喻文州有些心累地找郑轩谈话:“少天最近是不是进入了第二次叛逆期?”

“咿!”郑轩一副很明显的“我什么都知道但我就是不告诉你”的样子:“有吗?没有吧?可能他为了准备下一次的比赛太紧张了哈哈哈。”

喻文州盯着他看了几秒,转开视线笑了笑:“我倒是觉得他最近十分中二的样子,不过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人都是会变的,虽然我们三个是从训练营里一路走过来的,但过了这么久,难免会因为各种事情产生些隔阂,关系变得不像原来那样好,我也是能够理解的。”
说完之后,他大概是嫌效果还不够,还在后面补了一句“呵呵”。
郑轩如他所愿的差点被吓尿 ,连忙摆手道:“不不不队长你一定是误会了什么你听我解释!”
“好呀,你解释吧。”喻文州微笑。
“我……呃!我一定把黄少天拎过来,让他亲自给你下跪认错!”

 

6


事情要从两个月前的一天开始说起。
那天上午万里无云,风和日丽,是个适合聊天的好日子——这是黄少天说的,郑轩可不这么觉得。事实上,除了队长之外的蓝雨成员们,在外面听见“聊天”两个字都要抖三抖,已经成为了联盟内的一大奇观了。
“压力山大啊,阿轩。”黄少天把大半个身子的重量压在郑轩的肩膀上,一脸怨念地看着他,“我跟你说,我发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
“不要学我说话啊,会变狗的……还有,今天的秘密,明天就不是秘密了吗?”
“……”也许是被这个冷到南极的梗给震惊了,即使是黄少天也不由沉默了小半会儿,才重新组织好语言:“我发现,我好像对队长怀有某种不可告人的心思。”
“那你告诉了我是几个意思。”郑轩习惯性地吐槽了一句,才突然反应过来,一脸难以置信地缓缓扭过头:“啥!原来你们还没有在一起的吗!难道每次靠近的时候闻到的那种恋爱的酸臭味都是我的错觉吗!”
“这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奇怪的设定啊!那真的不是你自己几天没洗的袜子散发的味道吗!”
两个人十分幼稚地互相攻击了几分钟,以郑轩清醒地意识到“我为什么要和这样一个曾经把自己讲到大脑缺氧的人争论”而结束。获得了阶段性胜利的黄少天高兴了几秒钟又蔫了下来,开始继续倾诉他的少男情怀。 

郑轩第一千零一次忍住想揍他的冲动,总结了一下这令人发指的长篇大论,这不就是个“一觉醒来突然发现对自己的队长产生了这样那样的感情,想向他告白又担心被拒绝之后连朋友也没得做,怎么办?急,在线等。”的故事吗?

“呃,”想到喻文州那张微微笑着看不出情绪的脸,本着对好友的幸福负责的原则,郑轩还是提出了一个相对保守的建议,“也许你可以试探一下?” 

“怎么个试探法?”

“这不是你的事吗我怎么知道……啊好吧好吧,让我想想啊,”他沉吟了一下,“你不是g市某小学几届歌唱比赛儿童组的冠军嘛!你可以隐晦地用歌声表达一下自己的情感,看看他的反应……啊我只是随口一说,最后怎么办还是要看你自己啦。”

“你说得对,这是个好办法!”

黄少天一击掌,拍了拍他的肩膀就站起来跑了出去。郑轩朝着他的背影挥了挥手,重新窝回电脑前。

——但为什么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呢……

 

把时间线拉回到现在,被吓出一头冷汗的郑轩心有余悸地打开了QQ,打算兴师问罪。

——所以说黄少天这个笨蛋到底是做了什么啊!

不过还没等他说话,黄少天的对话窗口就滴滴滴地震动了起来。

 

夜雨声烦才不烦 12:23:44

怎么办,我觉得我要被队长拉黑了……QAQ

鸭梨保护协会 12:24:05

你也知道啊=。=所以说你到底做了啥

 

黄少天blablah说了一串,把自己这几天失败的表白历程哭诉了一遍,郑轩一边听一边默默给喻文州点了一排蜡烛,心里划过一滴巨大的冷汗。

被奇怪的儿歌骚扰了几天,被强吻、被投怀送抱,然后还被放置play了……

——队长还没有拉黑你,一定是真爱吧!

 

夜雨声烦才不烦 12:30:25

总之,我觉着我骑着大黄鸭,带着食堂的白斩鸡来迎娶队长的梦想是不能实现了T^T

鸭梨保护协会 12:31:00

这是什么奇怪的梦想!还有,你表达情感的方式是不是太淫秽了!

夜雨声烦才不烦 12:31:05

有吗我觉得还不够淫秽啊

鸭梨保护协会 12:31:06

打错……隐晦……

鸭梨保护协会 12:32:00

呃反正事情也不能再坏了!你还是在被拉黑之前面对面地把事情说清楚吧,说不定还能留个全尸

夜雨声烦才不烦 12:32:01

QAQ

夜雨声烦才不烦 17:00:05

思考了一下下我决定去了!祝我好运!

 

7

 

喻文州起来应门的时候,手里还抱着那个柯基玩偶。

黄少天刚想说话,眼神一溜,就黏在那块黄澄澄的东西上动不了了。

“这个狗怎么一副蠢蠢欲动的样子。”

“……你真的知道蠢蠢欲动是什么意思吗?”

“……蠢蠢地好像要动来动去的样子?”

喻文州居然真的抽出两秒钟认真严肃地思考了应不应该加强蓝雨的思想文化教育的问题。但还没等他想出个结果来,怀里的狗就被某个眼明手快的机会主义者抱了过去。

“咦,这不是经理的那个谁送我的吗,怎么还在你这儿?”

“是啊,本来一早就想给你的,但是一直没能和你好好说上几句话,正好最近几天有点冷,我就拿来暖手了。”

喻文州微微笑着,语气十分平静,黄少天却竟然从这句话里脑补出了几分委屈的意味,脑袋一抽也顾不上什么瞻前顾后了,根本没打过腹稿的话脱口而出:“其实我想跟你说,你……可不可以给我一首歌的时间?”

“好啊,你唱、咳,你说吧。”
“我……喜欢上一个人。”第一句话磕磕巴巴地说出口之后,后面的剖白就变得顺理成章了起来,“我在他身边呆了很多年,做过很多蠢事,经常唱一些歌词很蠢又并不好听的歌给他听,感谢他一直没有拉黑我。”

他看了一眼喻文州,对方目光专注地看着他,就像以前无数次倾听他讲话的时候一样一样:“他是个温暖、可靠、能够让身边的所有人都感觉到舒服的人,但我最近却发现,我已经不能满足于仅仅作为他‘身边的人’中的一部分和他相处。我想要更靠近他一点,并且因为这种心情而患得患失,好像一见到他智商就瞬间归零,甚至可能给彼此之间的关系造成更多的变数,但是即使是这样,我还是想要坚持自己的想法,努力去尝试一次……

“所以,喻文州先生,请问您愿意马上拨打电话,订购一个机智又英俊的男朋友吗?”

说完,他长长地舒出一口气,摊了摊手:“我本来是真的想唱首歌给你听的,可我一见到你的脸,就什么也唱不出来了。”

喻文州:“……”原来还挺感动的但这真的是在告白不是在骂人吗。

 

也许是之前多多稍稍有了些心理准备,在最初的惊愕过后,喻文州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你总是躲着我的这些天,我也认真地想了想,也许我和你恰好有着同样的心情……”

黄少天兴奋地一击掌:“诶嘿嘿我这就去网上订购马尔代夫十天豪华蜜月双人游!”

喻文州连忙拉住他的手:“……等等,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爱过!不!还爱着!”

“我是想问,那天晚上,你认错的那个人是谁?”

黄少天愣了愣,仔细回想了一下:“啊,这种事你都还记得啊……我那天以为自己在家来着,旁边是我家天天。我没跟你介绍过吗?天天是只狗,夏休带你回去见它啊!”

“……”喻文州陷入了被当成了一只狗还是有人给狗起和自己一样的名字这两点哪个更值得吐槽的艰难抉择。

两个人不知道为什么以手拉着手的奇怪姿势维持着沉默的气氛,过了一会儿,黄少天终于忍不下去了,小声说了一句。

“队长居然突然就答应我了,像是做梦一样……”

“那你就唱首歌吧。”

“咦?为什么?”

“毕竟梦里应该不会有人把歌词唱得那么猎奇才对。”

“……队长QAQ”

他安静了小半会儿,还是心痒痒,不依不饶追问道:“所以到底是为什么答应了?”

喻文州思考了一下,客观地评价:“你挺萌的。”

“啥?”

“你不知道平地摔是种萌点吗?唱错歌词什么的也是,现在好像流行这样,赛场上机智冷酷的剑圣私下居然这么蠢,你的粉丝知道了一定又要刷反差萌了。”

“……喻文州,你刚才是说出了那个字对吧!”

 

 

8

 

黄少天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幸运的人。

多年荣耀一路走来,他所付出的努力总能够得到回报;人事变幻纷纷杂杂,身边却始终有人从未离开。

最幸运的是,他唱错过许多歌词,却好在没有错过自己最喜欢的那个人。

                                                                                                             END

 

 

*《我的好爸爸》歌词:“我的好爸爸,下班回到家,劳动了一天多么辛苦呀,爸爸爸爸快坐下,爸爸爸爸快坐下,请喝一杯茶,让我亲亲你吧,让我亲亲你吧,我的好爸爸。”

所以喻总想起下面半句就机智地遁了。

……虽然我觉得这种东西大家应该都知道的(


评论(31)
热度(223)

© 五步之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