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步之霜

愿你为光。

【黄喻】speechless 1.0

-和以前的几篇黄喻短篇一样,会出现一些不科学的东西

-因为我的脑洞就像漏斗,可以装下整个宇宙,昂(滚 

-一小勺魔幻的砂糖w

 

>>>

 

黄少天一辈子都没有这么紧张过。

当他潜伏在暗处等待着一击必杀的机会时,在最后几秒反败为胜一举逆袭时,和队友一起站在聚光灯闪耀的台上捧起奖杯时,心虽然跳得很快,手却是很稳的。

而现在,他不仅感觉呼吸比较困难,眼前时明时暗,连手脚都开始发软,盯着白花花的墙壁看了一会儿,只想唱:“不要问我星星有几颗♪我会告诉你很多♪很多~♪”

卧槽你可不能这么没出息啊黄少天冷静冷静快快快快冷静下来。他把手放在门把上,在心里为自己鼓劲。这种小case对联盟最大机会主义者来说分明是手到擒来!再加上王杰希也说今天是个时候表白的好日子简直是天助我也哈哈哈哈。

被黄少天用“今天适不适合表白,急,在线等”这句话骚扰了一个月今天总算忍不住回了一个“滚”字的微草队长在国土的另一端打了个喷嚏。

好了,现在只要一鼓作气地冲进去,拔出剑……

咳咳不对不对,台词错了。

蓝雨的剑圣深吸一口气,用可能是他有生以来最慢的手速轻轻拧动门把,踮起脚尖,像掉在教室地板上的一根羽毛,静悄悄地从门缝里滑了进去。

 

喻文州背对着门口坐在电脑前,双手十指交叉抵着下巴,大概是在认真地研究分析什么重要的战略资料,居然真的没有发现黄少天溜了进来。屏幕的光映得他的侧脸有些苍白,即使是在一个人独处的时间里,他的脊背依然挺直得像一棵大雪也压不弯的青松。

……却总能让自己产生一种想要拥抱的冲动。

 

黄少天欣赏了一会儿他的背影才想起自己进来的目的,为了舒缓紧张的情绪他居然在不知不觉中安静地做完了一整套的手操,正当他开始做第九套广播体操的准备运动时,喻文州撑在桌面上的手肘挪了挪位置,旁边的水笔就“啪”地掉了下去。

蓝雨队长“诶”了一声,侧过头弯下腰伸手去够滚到桌子底下的笔。

黄少天大喜,感觉自己捕捉到了一个绝妙的机会。

——既然队长正在捡笔,一定来不及抬起头看我,就算队长想要拒绝我,我也不会因此受到面对面发卡的伤害值加成。

虽然日后的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什么脑子一抽觉得这会是个好机会,反正此刻的他已经决定放弃(划掉)治疗(划掉)继续做伸展运动,眼睛一闭毅然决然地开口:“队长!”我喜欢你好久了你可以给我个机会吗!

咦?

诶??

他惊讶地摸了摸喉咙,又“啊”了一声,确定自己的声带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所以说后半句到底有没有说出来?

这边受到惊吓的喻文州已经“嘭”的一声撞上了桌板,一只手按着脑袋一只手抓着扶手直起身将椅子转了过来,可能是因为猝不及防之下撞得太疼,他连眼角有些泛红,语气却还是温和的。

“有什么事吗,少天?”

“对不起队长我错了队长!你没事吧?我看看我看看!”顾不得思考刚才发生的奇怪现象,黄少天像个离弦的柯基一样串了过去,拉开对方的手仔细检查刚才不幸受伤的地方,发现没有肿起来也没有秃掉一块毛之后才放下了小半颗心,“来来我帮你吹吹,吹吹就不痛了……“

那一瞬间过去之后其实已经不怎么痛了,只是温热的气息顺着头顶扑洒在耳边,喻文州被他弄得有些痒,忍不住小声笑了起来。

这种像是哄小孩一样的态度是怎么回事啊。

“你笑什么笑什么,”黄少天不满,“我是在安慰你,你知道吗?多少人排着队想我安慰一下他们都没这个待遇呢!你还不快点表达一下谢意!”

“我感动得快哭了,”喻文州眨了眨眼,“所以说一开始出声吓我的到底是谁啊,剑圣大大?”

“咳,这是意外,意外!你也得知道人有失蹄马有失足……”

喻文州低着头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刚才那只摔在地上的笔,一边纠正他“是人有失足”,一边等着他扯出更多不靠谱的理由解释,黄少天却突然哑火了,开始有一下没一下地玩起了他的头发。

手感真好。

据说头发软的人心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第一剑客沉浸在对自己队长头发的迷恋中不能自拔,再一次忘了今天谈话的主题,直到喻文州无奈地伸出手制止他继续摸鱼。

“不闹了,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我……”喜欢你好久了!

黄少天震惊了!

他又“啊”了一声。

没问题啊!

所以说到底是为什么遇到特定的句子就说不出来!这里是有空气自带屏蔽器吗!

事已至此,也顾不上什么紧张不紧张的了,趁着喻文州还低着头没有看他,不屈不挠的机会主义者开始尝试着用各种说法花式表白。

“……”队长我真的喜欢你啊!

“……”我好爱你啊队长!

“……”今夜月色太TM美了!

“……”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我只爱你♪You’re my superstar~♪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冬雷阵阵……忘词了。

黄少天演了半天哑剧,虽然喻文州正低着头擦笔看不见他变幻莫测的表情,他还是感觉这样下去实在太傻了,于是忍无可忍地对着空气叫了一声:“我恨你!”

喻文州吓了一跳,抬起头用茫然的眼神看着他。

仿佛晴天一道响雷,黄少天自己也被劈得有些懵,气势立刻就弱了下去,结结巴巴地补救:“因……因为上次夜宵的沙煲粉,你居然没有给我带酸笋!阿轩和宋晓的都有为什么就是我没有!我早就知道你偏心!”

“就是因为这件事?”喻文州愣了愣,随即有些哭笑不得,“我偏心谁了你倒是说说?我记得你不喜欢吃酸笋才特意嘱咐阿姨别放的啊,下次给你带就好啦,没必要恨我吧?再挑三拣四下回自己买去。”

从少年时期开始,喻文州就觉得训练营里的这个天才少年有点中二,虽然长大以后已经收敛了很多,但时不时还会因为被戳到了奇怪的点爆发一下,所以本着照顾病人的原则,私下相处的时候,他一直尽可能地包容对方各种奇怪的地方,虽然黄少天今天的举动有些古怪,还因为这种莫名其妙的原因和他置气,喻队长已经可以淡定地表示:“我已经习惯了。” 

在日后的某一期的“小菊花队长课堂”上,他还就“如何与副队和睦相处”这个专题发表了自己独特的见解。

 

黄少天因为队长无微不至的关爱感动极了,但是一想起自己拼尽全力都没有达成的表白就忍不住想要迎风流泪。

我叫黄少天,是个沉默的美男子,你们不要跟我说话。

“嗯嗯,好好好。队长我饿了先去趟厕所你慢慢忙。”

他一脸悲痛欲绝地扶着墙出去了,喻文州疑惑地看了看他萧瑟的背影,仔细品味了一下他最后的那句话,感觉自己的副队长真是一个深不可测的人。

 

黄少天在门外泪流满面地挠着墙。

呜呜呜我的队长,还记得我不喜欢吃酸笋真是中国好队长!

呜呜呜我的形象,我真的喜欢你啊队长你信信我?

还有我真的不喜欢吃酸笋队长你可不可以忘记刚才说过的话……

                                                         TBC

评论(21)
热度(129)

© 五步之霜 | Powered by LOFTER